亚搏官方网站-贾跃亭被老婆索赔40亿,夫妻财产曝光,子女每月生活费37万

亚搏官方网站-贾跃亭被老婆索赔40亿,夫妻财产曝光,子女每月生活费37万

文 | AI财经社 姜弋

编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2月12日,一则“贾跃亭妻子甘薇提出离婚诉讼并要求索赔近40亿元”在网上流传,夫妇二人也因此事再次等登上热搜。

AI财经社从一份“朝阳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告知书”扫描件,以及贾跃亭方面在破产代理网站EPIQ上披露的声明中获悉,甘薇方面已在2019年提出离婚申请,并提交了相关证明文件,以向贾跃亭索要5.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83亿元)的赔偿。

12日下午,甘薇疑在其个人微博回应此事,称“请你把心思花在疫情上,同心协力,为国家和疫情做出贡献”,并表示自己已有20天没有出门,没有闲心去闹这些,呼吁“别给社会添麻烦,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甘薇还在回复网友评论时提到,“每天看疫情新闻都泪流满面。孩子们主动提出把压岁钱都全部捐出来。”

12日晚,据野马财经消息,其通过电话联系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对方表示,以披露声明信息为准,该金额是甘薇方面的诉求,索赔细节还在进行讨论,尚有异议,具体情况他们也不了解。对于甘薇的诉求是否会形成贾跃亭新的债务,该小组表示还要进一步咨询律师。

索赔近40亿始末

2月12日,AI财经社从破产代理网站EPIQ上看到,贾跃亭方面曾在1月28日披露一份修正后的披露声明。根据该声明显示,在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the commencement of this chapter 11 case)后,其配偶甘薇已经提出离婚诉讼,并提交了一份索要约5.71亿美元财产(约合人民币39.83亿元)的证明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该文件内提到,如协议生效,债权人应在和解生效日的90天内通知中国法庭,表示已同甘薇达成和解协议;要求中国法庭将甘薇从被执行名单中撤出;撤回对甘薇的相关诉讼、仲裁等;并确认甘薇已经清偿了所有债务,以及对债权人的法律责任。不过,目前,上述修正后的披露声明尚未获得破产法庭的许可(not yet been approved by the bankruptcy court)。

根据贾跃亭方面此前披露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文件显示,贾跃亭和甘薇已经于2019年10月11日在四川省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据澎湃新闻报道,彼时的案件状态为“正在审理中”。

12日,AI财经社获得的一份起诉状扫描件显示,2019年11月,甘薇作为原告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向贾跃亭提出离婚诉讼。根据一份“朝阳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告知书”扫描件显示,甘薇与贾跃亭离婚纠纷一案经审核已由朝阳区人民法院接收材料并受理,此案依规进入人民法院多元调节案件系统,并将由法庭的调节组织开展相关工作。

上述起诉状内提到,原告甘薇的诉讼请求共包括七项,包括判令解除甘薇、贾跃亭间婚姻关系;判令甘薇抚养二人的三名婚生子女;判令贾跃亭每月支付三名婚生子女的抚养费12.5万元/人/月直至子女各自年满十八周岁;判令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判令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贾跃亭个人投资、生产、经营所形成的债务由贾跃亭承担等。

其中,甘薇、贾跃亭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包括国内一处房产、贾跃亭实际持有的美国West Coast LLC公司股权所对应的收益、贾跃亭通过FF Top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持有的Smart King股份有限公司1.47亿股B类优先股所对应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起诉状扫描件显示,上述五项诉讼请求暂估价值总计人民币200万元。12日晚,AI财经社尝试拨打该起诉状内联系方式求证起诉状是否属实。电话接通后,接电话者为一男性,在AI财经社表明来意后,对方略迟疑,后表示自己不方便回答,未明确否认自己是对案件有了解的相关人员。

夫妇纠葛:从帮忙处理债务到离婚索赔

甘薇曾坚定地同贾跃亭站在一个阵营里。

2015年,由甘薇担任法人的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业务包括影视(电影,电视,网络剧)投资、管理、策划、制作及营销。创立两年,甘薇在乐漾影视2016-2017年度总结战略会上宣布了公司完成A轮融资的消息。彼时,乐漾影视估值达12亿元,甘薇还表示公司将实现全员持股。

2017年2月,深交所向乐视网发监管函,认为乐漾影视主营业务为网络电视剧的制作与发行,与乐视网子公司花儿影视的主营业务相同或相近,贾跃亭及甘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要求及时整改。

为避免同乐视网同业竞争,甘薇放弃了对乐漾影视的所有权。据乐视网披露,乐视网收购甘薇持有的乐漾影视47.83%股权;此外,该收购方案的交易价格仅为甘薇所持股权评估值的50%,几乎是一次“对折甩卖”。

乐视资金链风波初起时,甘薇还频频在微博上转发支持乐视的最新动态;而在网络传闻贾跃亭在美国为女儿建立信托基金时,她还曾公开反驳造谣者。

2017年12月,甘薇同贾跃亭曾在美国团聚。12月31日,甘薇返回北京,同时发微博表示“新年伊始,任重道远”,并称自己是带着使命归来;不过,本应在12月31日前回国履责的贾跃亭却不在同行之列。

2018年1月,贾跃亭发文称,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全权委托给妻子甘薇、哥哥贾跃民等,自此在美国避不回国。此后,甘薇曾发布《一个妻子的内心独白》长文,称贾跃亭减持股票获得的资金和质押股票的贷款全部投入到乐视体系公司,资金没有用于个人及家庭,还表示贾跃亭替公司担保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19日,乐视网发布澄清公告反驳甘薇,称贾跃亭及乐视(北京)控股有限公司,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担保的总额为14.17亿元,而贾跃亭承诺向公司的实际借款余额为0元。

发言一片混乱,还债则必须继续。甘薇成立了债务处理小组,称其团队在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作价抵债,并将自己所持的酷派股份售出8.07亿港元用于抵债。

虽然卖掉部分资产用于抵债,但不可避免地,甘薇同老贾一样背上了“老赖”的称号。2018年4月,甘薇因拖欠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4.03亿元债务,以及一定数目的违约金、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时,甘薇已很少再公开发出“我们在想办法”、“我们也很难”的声音了。

时间跳至2019年10月,贾跃亭向美国特拉华州提出破产重组申请;当年12月,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法官将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一案转至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彼时,甘薇已经提出离婚诉讼。

不过,据澎湃新闻报道,根据披露声明,贾跃亭的债务已达到约37.7亿美元,其中31亿美元为担保债务。值得注意的是,贾跃亭曾在2019年2月28日和2019年7月23日向甘薇支付了40万美元和11万美元,合计51万美元,支付理由为家庭用途。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oacomputer.com

Author: admin